來源:映象網-東方今報

  原標題:《記者跑腿|小區禁止幼兒園孩子家長入內,是“防疫”還是“藉口”》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東方今報記者 申子仲 /文圖視頻 趙俊鴿/剪輯

  連日來,猛獁新聞頻頻接到鄭州熱電廠(鄭州新力電力有限公司前身)家屬院綠草地幼兒園的學生家長投訴,反映原本暢通無阻的小區大門被嚴把死守,不許家長入內。孩子還得徒步近百米,越過略顯坎坷的水泥路方能入園。小區業委會説此舉是出於防疫大計,而家長和幼兒園老師則説,這其實是拿防疫做幌子,拿孩子做籌碼,以此和電力公司爭奪幼兒園產權。

  防疫告示貼上小區大門

  熱電廠生活小區位於冉屯北路8號,小區南門對着一條小道,停靠的車輛十分擁堵。小區內的綠草地幼兒園所在位置,距南門尚有近百米。多年來,家長接送孩子,都習慣取道南門直接把孩子送進園區,也一直暢通無阻。

  (防疫告示)

  而今年元月6日,小區南門突然貼上了告示——“即日起,為防範疫情,請接送學生的家長在門外等候。謝謝配合!”落款是“冉屯北路8號物業辦”。

  據眾多家長反映,最初連孩子也不能進小區,一度引起家長情緒強烈反彈,並現場報警,後經幼兒園與業委會協商,方獲准孩子能進,家長只能等在門外。告示貼上以後,每到了幼兒學生早上上學和下午放學的時間,南門口便有幾位頗有“責任心”的大爺大媽來把門,家長們即便是有健康碼、戴了口罩,也不行。

  (等在門外的家長)

  1月11日早上8時許,記者來到熱電廠小區南門,看到門外仍滯留者不少送孩子的家長。“如果這真是為了防疫,倒也無可厚非。”家長們普遍反映説,送外賣的、發單頁小廣告的,都進出自由沒人攔,單單就是攔着學生家長不放行。

  綠草地幼兒園的陳園長心急火燎地説,從1月6號以來,因為家長送孩子入園,園方和看門的大爺大媽沒少打嘴仗,現場也多次報警。但警察雖對家長、老師、孩子頗為同情,也表示愛莫能助。

  “這其實就是故意刁難我們,小區新成立的業委會正和熱電廠打官司,我們夾在中間受氣。”陳園長説着眼圈含淚。

  “兩碼事”其實是“一回事”

  據小區業委會副主任李先生介紹,熱電廠生活小區屬於老舊小區,建成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共有10幢家屬樓、300多户居民。原屬熱電廠家屬院,住户大多是老職工,屬於房改房,而作為配套建築的幼兒園一直存在。後來熱電廠改製為鄭州新力電力有限公司,兩年多前,小區成立了新的業主為委員會,去年年底聘請了新物業。新成立的業委會認為,小區內的所有附屬物及其收益,都應歸全體業主所有,幼兒園也在其列。

  李副主任堅持説,幼兒園的產權是一碼事兒,防疫嚴禁家長出入是另一碼,兩者各不相干。

  綠草地幼兒園的陳款園長,則向記者出具了近幾天她和業委會牛領主任以及物業工作人員的電話錄音,證明這“兩碼事”,其實就是“一回事”。

  陳園長説,幼兒園的租房合同是2018年和鄭州新力電力有限公司簽訂的,且2021年全年近73萬元的租金,已經交給了該公司。但新成立的業委會認為租金應該交給他們。“我總不能再交一回租金吧。”陳園長説,她已經把具體情況向業委會牛主任做了説明,但對方不依不饒,眼下這種嚴把大門禁止家長進入的措施,已經嚴重影響到了幼兒園的正常經營,”孩子入園需要老師一個個接,再到小區門口轉一次手,費時費力。大冷天裏,看着孩子們跟着家長在門口受罪,我心裏真不是滋味……“説着説着,陳園長落下了眼淚。

  孩子家長言辭激烈

  綠草地幼兒園的正大門離小區南門約近百米,後門距離南門有五六十米。為了讓孩子們少走幾步路,近段時間,幼兒園每逢上下學,都從後門進出。

  (通往幼兒園的路)

  記者注意到,從南門到幼兒園後門短短一段路,要拐兩道彎,通道上地面並不整,有凸起的枱面和井蓋。對於成年人,這當然不算問題。但對於2--6歲年齡階段的孩子,隆冬季節穿着笨重,在沒有家長陪伴的情況下,年紀偏小的孩子確實需要“跋涉”。這也正是讓孩子家長最揪心的,家長王女士説:“從東門繞吧,太遠,現在也把住了。南門近,業委會又把得嚴嚴實實。老師接送吧,人手肯定也不夠,路上還有亂停的車輛,沒拴繩的狗。孩子萬一要是出了安全問題,我就想問一下,到時候誰能負責?”

  綠草地幼兒園現有學生200多名,生源大多數是小區外的。嚴把大門的“防疫措施”,令家長們羣情激憤。

  “業委會有什麼資格和權力,限制家長的出入?而且還是這種不人道的‘選擇性執法’!”學生家長張先生言辭激烈,他説現在鄭州市的防疫等級還沒到關門閉户的地步,事情根本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而即便如此,家長們也願意配合業委會的工作,希望能夠憑健康碼,一個孩子由一位家長護送入園,“只要不讓孩子們受凍受罪,我們做家長的,怎麼讓步都能商量”。

  “我相信業委會牛主任逼着我跟公司要錢,也是為全體業主着想。但不管怎麼説,也不能拿孩子的安全做籌碼。”陳園長説,就此事她已經向電力公司、街道辦事處、區教育局做了反映,但問題一拖再拖,至今仍未解決。

  “都知道幼兒園最冤,但這也是沒辦法,這事兒就算鬧到社區、辦事處,他們也管不了。”小區業主朱老先生向記者坦言,要妥善解決,還得讓電力公司出面和業委會協商。

  幼兒園的產權之爭

  幼兒園的產權到底歸誰所有?小區業委會是否有權禁止接送孩子的家長出入?

  1月11日中午時分,記者電話聯繫了小區業委會牛玲主任。牛主任稱不方便接受採訪,建議記者“有什麼問題問廠裏”。

  記者隨後聯繫到了鄭州新力電力公司後勤部主任韓先生。

  韓主任告訴記者,熱電廠作為老國企,改制後將小區的“三供一業”推向社會化管理,小區土地屬國有劃撥性質,家屬房本是福利分房,現在產權雖然被業主買斷,但土地分割並不包含公共部分,小區內的道路、配套幼兒園等附屬物的產權,就算不歸公司所有,也應該屬於國有。而“業委會根據物權法和民法典,斷章取義地認為小區內的所有附屬物都歸全體業主所有。”因為雙方誰也説服不了對方,電力公司近期還聘請了專門律師起草了法律文書,正準備與業委會對薄公堂。“產權到底歸屬哪一方,最終法院説了算。”

  “幼兒園是公開招標招來的,去年受疫情影響,上半年有幾個月都沒有開園,也確實很不容易。“韓主任説,爭議期間,雙方都可以通過法律途徑去解決問題,但不能借口防疫,影響幼兒園的正常經營,拿孩子的安全做要挾對方的籌碼。目前,電力公司也正和業委會進行緊急磋商。韓主任還建議説,如果非要拿防疫來説事,其實也可以採取折衷的辦法,比如讓大班的孩子自己徒步入園,小班的孩子可由家長陪同入園。

  律師説法

  電力公司與業委會之間的產權糾紛正鬧得不可開交,糾紛下,受害的是幼兒園,受累的是老師,受苦的是家長,受罪的是孩子。

  河南春屹律師事務所主任張少春律師分析認為,如果確因防疫需要而禁止外來人員出入,當然是可行的。但是,如果有選擇性只針對接送孩子的家長,那就非常不合適。此外,對於業主及業委會與電力公司之間的各類權屬或經濟糾紛,雙方可以通過訴訟渠道解決,不應當以此為由給幼兒園孩子家長的接送上學帶來不便。畢竟這是涉及民生教育問題,應由當地基層政府出面協調解決為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