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大河網-大河報·大河財立方

  原標題:《揭祕95後壽衣女模特:曾深夜給人送壽衣,想做個對社會有價值的人》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請不要把我當瘟神!”

  河南95後姑娘任賽男

  做壽衣模特的故事在網上火了

  因為忌諱

  媽媽曾經勸她辭職

  卻遭到了她的拒絕

  她説,總要有人站出來

  為人們和世界的告別做一點事情

  這位現實版“入殮師”的故事

  讓不少網友感動

  大河報·大河財立方記者 丁洋濤 實習生 董芳芳 劉鑫

  用3個月和自己“握手言和”,95後壽衣女模特這樣入行

  2017年,任賽男大學畢業,在校所學專業為電子商務。在求職平台上,她看到一家淘寶店在招聘,試着投了簡歷。也正是這次投遞簡歷,讓她和從未打過交道的殯葬用品行業聯繫起來。

  “我印象中的壽衣給人感覺都很陰沉,這對一個剛畢業的女生來説,總是有些難接受。”任賽男直言,她最初有些害怕,不敢看、更不敢穿壽衣,但幸虧得到了男朋友的支持。“他對我的工作並不排斥,相反還很支持我,360行,行行出狀元嘛。”3個月後,任賽男就徹底和自己“握手言和”了。 “媽媽剛開始讓我辭職,説小姑娘做這個不好,我沒聽,後來她也看到了我工作順利開心,慢慢就釋懷了。”任賽男來了個“先斬後奏”。

  除了承擔日常電商運營工作外,她還兼職做壽衣模特、主播和設計。 “我們有一個淘寶直播間。”任賽男説,很多客户對尺寸不瞭解、對上傳圖片的圖案顏色也有疑慮,她就親自試穿壽衣,在直播間裏充當“模特”。

  這些年來,她收到了許多來自陌生網友的善意:“我在微淘發過試穿的照片、視頻,包括直播中,基本上都是正面評論,沒有任何攻擊性的言論。有人説是‘模特界的泥石流’,有人説顛覆了對壽衣的認知,還有人説這是‘殯葬從業者的最高境界’。”

  凌晨兩點送壽衣,“女孩數次哭求我一定要到場”

  一個剛畢業的女孩子選擇做壽衣模特,總會讓外人感到“驚訝”。但任賽男生來有副“熱心腸”,不覺得有什麼忌諱。

  入職初期,任賽男就遇到了一位同在鄭州的女孩。女孩想為病重的母親早做準備,但又覺得看到壽衣難以承受,於是她和任賽男約好,如果那一天到來,用同城配送第一時間送去。很悲傷,這一天來得比預想中要快,凌晨兩點,任賽男接到了這個女孩焦急萬分的電話——母親病情惡化,衣服要立馬送到。

  任賽男糾結,在凌晨兩點為客户送壽衣,自己一個女孩子還是很害怕的。“當時我想拜託公司裏的男同事幫忙跑一趟,但這個女孩認定我了,數次哭求我一定要到場。”任賽男稱,前期一直是她在和這位客户溝通,也許是前期的安慰和心理疏導,讓同為95後的這個鄭州女孩對她產生了依賴。

  在內心經歷一番掙扎後,任賽男最終打車到了醫院。

  一到場,她就開始指導如何穿壽衣、如何擺放配件,精細到釦子要怎麼扣,陪着客户走完了全程。

  “後來她一直握着我的手説謝謝,因為精神比較緊張,她也説不出別的詞了。但是我覺得就是做了該做的事情,就是給她送去温暖和安慰。”任賽男回憶道,當時的場景還歷歷在目,雖然會有些麻煩,但在當時能給顧客送去温暖,成為她暫時的依靠,也很欣慰。

  而來自客服諮詢和商品評論裏的留言,讓她更加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有意義。

  無論是深夜還是凌晨,任賽男都會接到哭着打來的電話。“越是碰到難過哭訴的客户,我就越想和他們説説話,陪他們度過艱難時刻。”在她看來,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的過程,能給他們一些關懷和安慰,做這份工作就是值得的。

  “幫助逝者在生命最後漂亮告別,我願意一直做下去”

  “很多人認為殯葬行業暴利。”當談及人們對於殯葬行業“發死人財”的刻板印象時,任賽男説:“這正是我們想要想要去改變的行業現狀。”

  在傳統殯葬行業,以前會出現“漫天要價”“坐地起價”的現象,這對逝者家屬極易造成情感上的二次傷害。目前,任賽男和她所在的電商團隊正在致力於促進行業透明化、公開化。

  “我們一直在做線上線下的價格標準化,這是一份普通的工作,和其他行業一樣。”她坦言,公司的年輕人現在越來越多,很多是95後、00後,也是認同這份理念才願意留下來。

  談及未來的打算,任賽男表示,自己喜歡現在的工作,也一直在學習設計。“讓壽衣更好看,幫助逝者在生命的最後漂亮告別,這是我想做的事,也會繼續做下去。”她説。 至於收入,她説,這就是一份普通的工作,剛入職的時候3000塊,這些年有成長,收入也有了提高。

  對於壽衣模特這個崗位,不少網友都給予理解和鼓勵,你怎麼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