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噓寒問暖”⑯:同一小區高層和多層住宅温度為何懸殊10℃?》

  猛獁新聞·東方今報首席記者 梁新慧/文圖

  (温度計上顯示15.8℃,郭女士很是無奈)

  香榭麗舍小區位於鄭州市嵩山路,近幾日來,該小區多位居民向猛獁新聞·東方今報記者反映,家中的暖氣不熱,只有十三四度,遠遠達不到集中供熱的標準温度18℃。1月10日,猛獁新聞·東方今報記者來到該小區發現,反映暖氣不熱的居民都是多層住宅的居民,家裏温度普遍達不到18℃,而同一小區的高層住宅用户,温度甚至達到25℃以上。那麼,同一個小區,供熱温度為何懸殊這麼大?

  (得知記者來採訪供熱問題,居民紛紛圍攏過來吐槽)

  【鑫航集運教學】香榭麗舍小區,多位居民反映家裏不熱

  “嵩山北路香榭麗舍小區暖氣不熱,屋裏開着暖氣,還要開着空調。”“嵩山北路香榭麗舍小區暖氣不熱,室內只有13℃。”“我是香榭麗舍小區2號樓業主,現在温度太低了,家裏有小寶寶,開着空調才行。”……最近三天來,位於鄭州市嵩山路與隴海鐵路交叉口東南角香榭麗舍小區的多位業主,通過熱線電話向猛獁新聞·東方今報記者反映,家裏的暖氣不熱,非常着急。

  家住該小區2號樓3單元3樓西户的郭女士説,她家的房子108平方米,自從供暖以來,家裏就不太熱,尤其是河醫立交橋暖氣管道爆管事故之後這幾天,室內温度非常低,最低的時候還不到10℃,高的時候也不超過15℃。

  “家裏有兩個孩子,一個8歲,一個兩歲半,都凍感冒了,8歲的外孫一發燒,因疫情防控原因,連學也上不成了。快該期末考試了,我們當家長的非常着急。”郭女士説,這幾天太冷,加上孩子發燒,她只好帶着兩個外孫搬到同小區的高層住宅,這個地方的温度還可以。

  郭女士説,熱力工作人員也先後來過幾次,排氣、放水,能用的措施都用了,但還是不見成效。

  “我最大的困惑,就是暖氣為啥不熱。再説了,同一個小區,我們這套多層住宅的暖氣不行,而高層住宅的供暖效果就很好。”郭女士説。

  其實,在該小區,像郭女士一樣反映暖氣不熱的用户還不少。

  (香榭麗舍小區多層住宅居內的暖氣片,普遍偏小)

  【鑫航集運教學】多層用户温度較低,高層用户效果不錯

  1月10日上午9點半,猛獁新聞·東方今報記者來到香榭麗舍小區,同行的還有鄭州熱力集團西區供熱分公司的工作人員。

  記者首先來到 2號樓3單元3樓西户郭女士家。家中客廳的温度計顯示,此時的温度為15.8℃。工作人員又對兩個卧室進行了測温,温度分別為15℃、15.5℃。

  郭女士説,這個108平米的房子,前段時間一直開着空調,但自從外孫感冒後,她們就搬到同小區10號樓的小房子中。

  隨後,記者隨郭女士來到10號樓的另一套房子中。這套74.5平方米的房子,是高層建築,一進屋就感覺暖意融融。實地測温顯示,温度達到25.6℃。

  同一個小區,同一個業主的房子,高層住宅和多層住宅的温度差距,達到10℃以上。

  胡女士住在2號樓3單元4樓西户,也就是郭女士家的樓上。走進胡女士家,温度明顯比郭女士家要高,但也達不到18℃。

  記者看到,為了保温,胡女士用報紙把窗户縫隙全部填上,而工人正在給她家的卧室加裝窗簾。

  而在2號樓1單元1樓西户魏女士家,現場測温顯示16.4℃。“河醫立交橋爆管事故之前,我們家能夠達到17℃、18℃,自從爆管事故之後,温度再也上不來了。”

  記者又來到1號樓3單元1樓西户張女士家,和其他幾家不同,張女士家的暖氣片都在窗户下側,而測温顯示19.1℃。“前幾天供熱效果不好,昨夜才開始略微升温。你們來之前,我才關了空調。”

  (胡女士家為了保暖,工人正在加裝窗簾)

  【鑫航集運教學】不熱原因有好幾種,受管道爆管影響較大

  據瞭解,香榭麗舍小區多層供熱面積21310平米,共有198户,而高層供熱面積61932.93平米,共有677户。

  在記者接到的多起投訴中,反映暖氣不熱的,都是多層住宅用户。而在記者的現場採訪中,多位居民圍着記者訴苦,也都是多層住宅的居民。

  那麼,為什麼高層住宅的供熱效果很好,而多層住宅就跟不上呢?

  (鄭州熱力集團西區供熱分公司調度中心)

  鄭州熱力集團西區供熱分公司負責人總結了幾點原因:一是該小區高層住宅建設之初就配套有暖氣,而多層住宅沒有暖氣,直到2013年左右才進行了改造通暖。高層住宅牆體有保温材料,而多層住宅沒有保温材料,散熱性大。“香榭麗舍小區只有一個熱力站,同時給高層住宅和多層住宅供熱,但居民室温出現了較大的差別。”

  二是多層住宅改造時,普遍存在暖氣片數量不夠、暖氣片安裝位置不合理的現象。大多數居民的暖氣片不是安裝在窗户下,而是安裝在兩側的牆體上,不利於隔絕冷空氣。

  “多數居民集中反映前幾天供熱效果不好,正如居民所説的那樣,這同河醫立交橋熱力管道爆管也有一定關係。這也是第三個原因。”這位負責人説, 1月5日晚上10點,河醫立交橋西南角的熱力管道爆管之後,鄭州市六座隔壓站中的兩座(隴海隔壓站、南環隔壓站),壓力為零,造成全網停運,循環泵關停,供熱中斷。

  “我們解列漏點之後,次日凌晨兩點,高新隔壓站開始對整個西南區域補水。早上七點半,隔壓站循環泵開始啓動運行,豫能熱電廠恢復供熱。”這位負責人解釋,遠在滎陽的豫能熱電廠恢復供熱後,熱源進入隔壓站,再進入城區,需要一個緩慢升温的過程,而香榭麗舍小區又處於熱源偏遠的位置,升温較慢。

  (為了保温,胡女士用報紙堵塞窗户縫隙)

  【鑫航集運教學】電廠受到調峯影響,也給供熱帶來了考驗

  鄭州市西南部區域的供熱,主要來自豫能電廠。那麼,豫能電廠的熱源,能否滿足西區供熱?

  鄭州熱力集團西區供熱分公司負責人説,河醫立交橋熱力管道爆管恢復供熱之後,豫能電廠的供熱能力達到800多兆瓦,受電網調峯影響,低峯時供熱能力只有500到600兆瓦,主要集中在夜間,而鄭州熱力集團西區供熱分公司的實際供熱需求為1000兆瓦。當然,持續的時間也不長。今年,豫能電廠的最高供熱能力達到930兆瓦,但持續的時間很短,往往只有那麼一兩個小時。像最近幾天,平均供熱能力在750兆瓦以上。

  “從理論上講,從1月9日到12日,要滿足用户供熱需求,需要800兆瓦以上。”這位負責人説,從熱源上來講,略微欠缺,他們和豫能電廠也一直保持着密切溝通。

  記者又聯繫到豫能電廠,該廠有關負責人證實了電網調峯對供熱的影響。“目前,我們兩台66萬千瓦的機組,供電負荷只有40%多,剩餘的都轉換成熱量供熱了。晚上,供電負荷較低的時候,熱量也就相應減少了,這是一個動態變化的過程。雖然在不斷變化,但基本上能夠滿足供熱。”

  對於香榭麗舍小區多層住宅的暖氣不熱問題,鄭州熱力集團西區供熱分公司負責人解釋,雖然造成多層住宅的暖氣不熱的原因有很多種,相信隨着熱源的穩定、用户保温工作的加強、供熱管網的平衡,這一局面會得到不斷改善。如果居民家中還是出現不熱問題,歡迎居民隨時向熱力集團反饋,他們將上門做好服務、測温工作。

  【鑫航集運教學】北部城區部分區域不熱,原因來了

  1月10日當天,鄭州市西北部、北部區域的部分市民,反映家中的暖氣温度降了下來。不少居民小區的物業公司發出通知:接熱力公司通知,因電廠熱源突發故障,影響小區供熱,現在熱力供應低温運行,電廠正在緊急維修處理,故障預計24小時內恢復。

  那麼,情況是否屬實?

  鄭州熱力集團北區供熱分公司負責人接受猛獁新聞·東方今報記者採訪時説,“這次低温運行,確實是受到電廠故障的影響”。

  這位負責人説,1月9日晚上8點多,國電滎陽電廠一台機組停運,10日凌晨兩點才恢復供熱。“機組故障停運後,供熱能力從900多兆瓦降到400多兆瓦,凌晨兩點後開始逐漸回升,10早上8點恢復到700多兆瓦。由於供熱是個系統工程,由低温到高温需要一個逐漸加熱的過程,北區廣大用户的室温,10日夜裏到11日凌晨,會逐漸緩過勁兒。”

  另外,這位負責人透露,同西區熱源豫能電廠受調峯影響一樣,北區的熱源國電滎陽電廠也受到調峯影響,每次調峯時間在五六個小時,供熱能力下降150兆瓦到200兆瓦之間,280多個小區多多少少受到一些影響。

  “電網調峯期間,降負荷,造成温度忽高忽低。調峯幅度小的時候,用户感受不強烈。像這段時間,氣温很低,調峯又多,影響就會大一些,從而給供熱管網帶來波動。”這位負責人説。